英灵少帅

励志要做一个粉丝多少人,文章就多少章的人。

(启副)自戏-心悦君兮君不知-严禁转载

应该能看懂的普通版_2000字预警

日未升起。却已早起,洗漱完毕,整理公务,六时巡查,九时而归,晌午进餐。日落多时,未睡,一天。

不知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但,听过手下说:

“您是一个有勇气,讲义气,温柔。能说就一定会做到的人。是我们学习的目标。”而真正了解自己的人,又有几人,或有何人?如果有人想了解你,那么你怎么做?

佛爷是自己的哥哥,也是恩人。所以,敬之必追随佛爷一生。

回顾。那人工作时候的行为举止,一切都看在眼里,再给泡上一壶好茶。

“我是你们的学习目标,而佛爷就是我的学习目标。”

佛爷为人仗义,与二爷关系极好。佛爷为二爷夫人,远行北平只为求得鹿活草,古籍《酉阳杂俎》中所记载:青州刘炳,宋元嘉中。射一鹿。剖五脏,以此草塞之,蹶然而起。那时,佛爷不在府中多日,为了防着对佛爷不义之人,放了大火,告诫裘德考。

又过数日,佛爷才归,清晨而起,安排接送,车站寻人,来往数人,拥挤不堪,声声轰鸣,也已入耳,由远至近,车停而定,后见其人,移步迎接,接风洗尘,八爷其后,安排车辆,一切安好,各自回府。

归来多出一人,其人穿着优雅大气,一身白衣,先有大家风范,性格开朗活泼善于言语,已得佛爷欢心,一见倾心,那以后,府中热闹了许多,尹小姐是一个好人。此时此刻,手里的饭菜突然没有味道了。

心有不甘,未理佛爷多日,后一夜晚,一声敲门,佛爷而至,开门问我:“敬之,可有心事?”

不知如何回答,笑了笑,却有一丝丝不解风情,这是第一次说谎:“属下无事,佛爷不必担心。”

佛爷的表情瞬间严肃了些,道:“去书房等我。”

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,那人已走了,只好去了书房,紧张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要知道,一般都是要事相商才去书房,那人生气了。自己身穿军服,十分整洁。片刻,脚步声渐渐的,由远至近,心已乱,内心意乱,理服站起,开门,那人微严肃,走到桌前,坐到椅子上问:

“最近副官可是在躲我?为何?”

明白是私下的事,但是佛爷并没有打算私下问,而是用长官的身份,问他的副官。为何犯错一样,一丝丝的反常都会被人看在眼里。“属下。。不知”

站在人身前,标准军姿,那时的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对那个人慎重些。

“有喜欢的女子了?”那人眼中的意思,自己看不透,只觉得不快点反驳,就会失去什么“属下会一直追随佛爷!绝无他意。”与人对视,眼中的坚定是认真的,纯粹的。

“过多的事情我不过问。我们还是兄弟。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似笑非笑的好似明白些什么。可是,我却高兴不起来。我并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。我在意的。一直都是您啊。

再后来,佛爷除了办公时间,和尹小姐几乎腻在一起。我只好让自己忙起来。批改公务。上街巡查。训练。看书。只要佛爷没有叫得上自己的地方,绝不会挪动半点。就这样,时间过了很久,久到大婚当天。

────佛爷和尹小姐的婚礼。

日未升起,整个张府就忙起来了。没有闲暇,小到喜字,大到厨房,今日难得,实属热闹,长沙大事,皆大欢喜,说与佛爷,喜结良缘,门当户对,夜晚来临,人来的齐,只多不少,自己却开心不起来,佛爷是有妇之夫了,小时候天真说要嫁给他,没想到自己真的喜欢了。真是可悲。

佛爷在陪酒,自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喝闷酒,手下突然在耳边说道:

“张副官,尹小姐让属下告诉您,她在您卧室留下一封信,让你现在去看。”

留一封信?在这个不合易的时间与地点上,不是被迫就是逃婚。立即起身,理好西装,回卧室,自己的房间应该不是新郎必经之路,为何要放花?

推开房门,屋内的景色让自己一惊。不是规规矩矩干干净净的暗色系,而是满是新婚的大红色,还有就是贴在窗户上的喜字。太扎眼了。眼眸落在桌上的信封上,打开:

─张副官:

  见字如面,和你们家佛爷。相处不过三个月。我以了解大体,我见到张启山是一见倾心,但是我知道。张启山不是我的归属。所以我决定我要逃婚。不用试图找我。当你看到信。我已经踏上回北平的路了。没错,这是我们两个设计的。当初我叫启山去试探你,没想到三句话就让我听出来了。你们张家人都是闷葫芦。闷死了。就这样。祝你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婚当夜-尹新月留

刚看完。震惊之色愈发愈大,门外传来。脚步声。未看其人之身,声音便听到:

“诶佛爷佛爷,那呆瓜还等着呢,你说你喝这样,喝太多了吧?”

“我高兴。行了老八,失陪,我就先进去了。”

隔着一道门都能听到两人的交谈和两人的笑声。随着佛爷推开门停止。一瞬间的呆滞。自己竟不知如何对待佛爷。那人率先说先出口:

“西装很漂亮。”只见那人,渐渐走向自己,试探的握住自己的双手。军人的手,总是有些糙的,佛爷也不例外。双响环被佛爷摘下,接下来他说出了,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听不到的话:

“爱你。”

“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
“心悦你”

双响环已戴,已定情。我喜欢你啊,喜欢你,可是你却不知道。这一夜 还很长。。。留给我们两个的时间还很多。


(启副)张副官自戏。心悦君兮君不知

#张副官。心悦君兮君不知。-启副_禁止转载-严谨盗用,欢迎扩列。

#2000字预警

日未升起。夙兴而已,晨起嗽毕,整理公事,六时而行,九时而归,晌午而食,日落多时,不寐一日。

不知自己为何种人,然,听手下说过一二:“张副官是个有气勇,义士之心,温柔体贴。能言而必至者。是属下学习的目标。”

而知己者,又有几人?或有何人?若有人欲知君,然则何为?

佛爷为我兄,亦是恩人。故,敬之必追随佛爷一生。顾。其人事时所行,一切皆屑,再给泡上一壶好茶。

“我是你们的学习目标,而佛爷就是我的学习目标”

佛爷为人仁义,与二爷亲至。佛爷只为二爷倾家荡产,以,为二爷爱妻寻药,远行北平,只为求鹿活草。

古《酉阳杂俎》所载:青州炳,宋元嘉中。射一鹿。剖五脏,以此草塞之,蹶然而起。

是时,佛爷不在府里的日子,以防而谓佛不义者,已戒裘德考。

又过数日,佛爷已归,清晨而起,设奉迎接,车站寻人,往来数人,拥挤不堪,声声轰然,亦已入耳,由远至近,停车而定,后见其人,移步迎接,接风洗尘,八爷其后,安排车乘,一切安好,各自回府。还多一人,其着闲气,一身白衣,先有大家,生善言爽,势已得佛爷欢心,一见倾心。其后,府中热闹了许多。

尹小姐是个善人。

此时此刻,手之食卒无味矣。心有不甘,未理佛爷多日,在那后一夜,一声敲门,佛爷而至,开门问:

“敬之,可有心事?”

不知如何面对,笑了笑,而有一丝丝不解风情,此第一次说谎:

“属下无事,佛爷不必担心。”

佛爷的表情瞬间严肃了些,道:

“去书房等我。”

不与己思之间,其人已去,只好去书房等,紧张的坐在椅子上。

欲知,一般都是要事相商才去书房,那人生气了。自己身穿军服,十分整洁。已过片刻,那脚步声,已渐渐的,由远至近,心早已乱,内心意乱,理服站起,开门,其人微有些严肃,行至几步,坐于椅上,问:

“最近副官可是在躲我?为何?”

明白是私下的事,但是佛爷并没有打算私下问,而是用长官的身份,问他的副官。为何犯错一样,一丝丝之异必被人察觉。

“属下。。不知”

站在人身前,标准军姿,那时的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对那个人慎重些。

“有喜欢的人了?”

那人眼也,自看不透,只觉得不快点反驳,就会失去什么。

“属下会一直追随佛爷!绝无他意。”

与人相视,眼中的坚定是认真的,纯粹之者。

““过多的事情我不过问。我们还是兄弟。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似笑非笑的好似明白些什么。可是,我却高兴不起来。我并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。我在意的。一直都是您啊。

再后来,佛爷除了办公时间,和尹小姐几乎腻在一起。我只好让自己忙起来。批改公务。上街巡查。训练。看书。只要佛爷没有叫得上自己的地方,绝不会挪动半点。就这样,时间过了很久,久到大婚当天。

────佛爷和尹小姐的婚礼。

日未升起,整个张府就忙起来了。没有闲暇,小到喜字,大到厨房,今日难得,实属热闹,长沙大事,皆大欢喜,说与佛爷,喜结良缘,门当户对,夜晚来临,人来的齐,只多不少,自己却开心不起来,佛爷是有妇之夫了,小时候天真说要嫁给他,没想到自己真的喜欢了。真是可悲。

佛爷在陪酒,自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喝闷酒,手下突然在耳边说道:

“张副官,尹小姐让属下告诉您,她在您卧室留下一封信,让你现在去看。”

留一封信?在这个不合易的时间与地点上,不是被迫就是逃婚。立即起身,理好西装,归卧室,自己的房间应该不是新郎必经之路,何故放花?

推开房门,屋内的景色让自己一惊。不是规规矩矩干干净净的暗色系,而是满是新婚的大红色,还有就是贴在窗户上的喜字。太扎眼矣。眼眸落在桌上的封上,开:

──张副官:

  见字如面,和你们家佛爷。相处不过三个月。我以了解大体,我见到张启山是一见倾心,但是我知道。张启山不是我的归属。所以我决定我要逃婚。不用试图找我。当你看到信。我已经踏上回北平的路了。没错,这是我们两个设计的。当初我叫启山去试探你,没想到三句话就让我听出来了。你们张家人都是闷葫芦。闷死了。就这样。祝你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婚当夜-尹新月留

震之色益愈大,门外传来。履声。未见其人之身,声音便闻:

“诶佛爷佛爷,那呆瓜还等着呢,你说你喝这样,喝太多了吧?”

“我高兴。行了老八,失陪,我就先进去了。”

隔一门,皆得闻二人之言,与二人者的笑声。随着佛爷推开门而止。一瞬之间的呆滞。自己竟不知如何对待佛爷。那人率先说先出口:

“西装很漂亮。”只见那人,渐渐走向自己,试探的握住自己的双手。军人的手,总是有些糙的,佛爷也不例外,双响环被佛爷摘下,接下来一语惊人,闻者:

“喜欢你。”

“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
“心悦你”

双响环已戴,已定情。我喜欢你啊。可是你却不知道。。夜还长......


(赤火)口袋里的你

第六章

又到了星期六,赤司把作业写完后,检查了一遍,又和父亲吃了顿早饭,并看了公司企划,给父亲出了主意,受到了家父的赞扬,又学习了小笛琴,去吃午饭,后去补习班,下课不停脚的去学钢琴,本来助理要求休息,赤司一眼看过去,也立马禁了声,又去下午的补习班,然后立刻又去下棋,并没有吃下午饭,晚上有聚餐会议。(其实没吃什么,是赤司结交各个领域的天才的一个好机会。)把这些办完后,赤司才有功夫放下劳累一天的身子,去洗个热水澡,赤司觉的,上学要比假日轻松多了不知多少倍。

洗完澡回到房间里后,才发现自己今天没拿手机,此时的手机,在茶几上,不停的亮着,看样子是电影。穿着浴袍,走向手机所在地,茶几。

刚进屋时,手机并没有多大动静,现在……

电影台词:鬼差:“逃出地狱了,你以为你就是阎王?不要妄想了!看我是怎么喝你的血,让你那天使一样的面孔,白净的衣着,染上着漂亮的颜色!死吧!!!”漏出狰狞的面孔,长长的舌头,满脸都是血,骨瘦如柴的手是血淋淋的,好像可以感觉到,空气都被那血的血腥味所污染。

此处小老虎叫声,“咿呀!~”刚到手机一旁的赤司盯着那地狱中的鬼差点击了停止按钮。火神捂着脸的手渐渐的漏出一个缝隙,“赤司?”

赤:“嗯。”果真是赤司!来到屏幕前,高兴的扬起阳光的笑容。让很是疲惫的赤司得到了精神上的滋养,火:“赤司,我想你了!”赤司看着伸出手的小老虎,反常的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想我?”小老虎的手收了回去,漏出害羞的表情,磕磕绊绊的说道:“我……因为我喜欢赤司……”(好感度+15,当前为80)

赤司内心还是很惊讶的,温柔的微笑道:“嗯,很晚了,大我去睡吧,以后不要看鬼片了。”揉头/火神不舍的恩了一声。

火神睡后,赤司才打开手机,私自定了情侣戒指,给火神带了上去。,提升了火神的等级……(叮……您的小老虎“火神大我”已升级,当前等级为4.好感度为80。


(赤火)口袋里的你

(赤火)口袋里的你5

第五章

(咔嚓~)这是上课后第11次拍照的声音,赤司丝毫没被影响,认真的做着笔记,偷拍的小老虎在手机上p图(嗯……赤司果然还是要红色好,带一个红色的耳朵发卡…嗯…脖子上要不要带上铃铛尼?)赤司看一眼手机,小老虎p的图,面无表情的又抬头听课。玩p图的小老虎像是玩嗨了,不禁笑出声,“噗,好可爱滴说……”(好感度直线上升中)全班同学瞬间看向赤司大大,教室瞬间无声,小老虎感觉自己好像干了坏事,连忙关了手机。黑屏中……

讲台上唾沫,粉笔灰,满天飞的老师,写字的动作停了下来,道:“赤司。”赤司站起身:“2NaOH + CuSO4 == Cu(OH)2↓ + Na2SO4。”全班转头看向黑板,绿:“氢氧化钠溶液与硫酸铜溶液反应”同学甲:“老师,你写错了。。。”化学老师:“啊?哪里?哦…对不起对不起,老师背混了。”全班静……(绿间看着赤司若有所思……)

赤司坐下后,打开手机,看到屏幕一角画圈的小老虎,感觉到赤司的视线,小老虎背后一凉,转过身,(好感度直线下降中)吓Σ(っ °Д °;)っ!!!小老虎内心:(The wolf! This is definitely a wolf! Definitely not a cat!狼!这绝对是只狼!绝对不是猫!好像有实体化的尖牙和耳朵滴说!)再一次选择黑屏……

自从有这件事,小老虎不随便下载p图软件了,因为知道有一只不用p图的狼在身边……

-------我是午饭时间的分割线--------

(叮叮铃~)下课时间。赤司并没有去吃饭,把自己带的饭,送给了黄濑凉太。

黄:小赤司你不吃饭吗?

赤:……不吃,给凉太你吧。(递) 黄:欸?真的!? 赤:不要就算…… 黄:欸~小赤司,我要我要~ (——就这么给了——)

赤司拿着手机,去了篮球社。 小老虎看着赤司,道:”赤司喜欢篮球吗?“赤司顿了一下,”喜欢。“火神开心的笑了:”嗯!我也喜欢滴说……“(叮~好感度上升,当前为65,总为100,努力让萌虎爱上你吧~)


(赤火)口袋里的你

第四章

绿间戳了一下眼镜:“你好”赤司把手机放在椅子上,后走向球场,一个人在投篮,绿间随后过去。过了一段时间,火神吃完饭,在无聊逛手机软件,看到赤司毕业计划是这样想的(哦~原来赤司要去的学校是洛山。)赤司还没有打完篮球,有过了好一会儿,赤司和绿间才回来,擦汗,休息。接下来要去下棋,看赤司和绿间下棋,小老虎要无聊死了,就去看书去了。

绿:“定好去哪所高中了吗?”一边下棋一边交谈着。赤:“洛山。”绿:“洛山啊……”赤:“将军。你输了。”绿间叹一口气,问道:“手机是怎么回事?”赤:“做好自己的事,绿间。”说完,站起身,拿起手机,走出门外,回家复习。

回到家后,赤司拿着作业本,写完,又检查,又检验。确保了没有错题,才合上作业本,复习日本史。等复习完后,,也已经半夜11点了。放下笔和本,整理了一下用具。赤司这才有时间理小老虎。

睡着了吗?(叮~您的小老虎:火神 升级了!当前等级为3 开启好感度应用。并送好感度50,,,努力让小老虎爱上你吧~)赤司黑线,小老虎被吵醒了,揉揉眼睛,打了一个哈欠,模糊不清的询问赤司:“写完了?我的成绩都出来了……”吧唧吧唧嘴,又打了一个哈欠。看的出来,还是特别困的。赤司说道:“大我去睡吧。”应声小老虎就去睡觉了。赤司看了一下成绩单,嗯,第一名。看来我要答应他一个要求了。赤司又去泡了个澡,才去睡觉。

第二天,就这么到来了。因为生理时钟,赤司早早起了床,整理完内务,包括洗漱之类的,又收拾好书包,带着手机,去买饭吃。到了学校,又去篮球社,准备社团活动。活动结束后,赤司抽空看了一下火神,看成绩单?好像在抖……火神背对赤司捏着成绩单,突然转过身,眼睛好像在冒光,开心的露出小虎牙,也没有在乎旁边有没有人,激动的和赤司说道:“赤司!我考了第一名!呀呼~第一名!”没有走的社员被吓了一跳,赤司以呆……回过神,放下手机,走向社员们,冒黑气,赤:“都 出 去 。”社员全部一溜烟跑了出去。只剩下赤司和小老虎,火:“我……对不起…滴说,太兴奋了……”看到这样子的火神不禁觉的有些好笑,赤:“没关系,一起去上课。”火神微微低头,有些脸红。(叮~您与火神的好感度上升,当前为55,总100)


(赤火)口袋里的你

第三章
距离期末考试,还有一个月。赤司和火神也已经相处一个月了,有了火神的存在,也不感觉到冬天的寒冷了。(某种意义上)赤司发现火神喜欢两种食物。每次都要吃很多,不过吃不穷他就是了。
今天是星期日,赤:“大我有考试吗?”火神吃东西的动作一滞,为什么这么问?(火神如此想到。)火:“当然有。”继续狼吞虎咽,吐字不清的说道。
赤司看着火神因为嚼东西而胖乎乎的脸。赤:“拿第一回来”火神回赤司一个开心自信的笑,火:“第一绝对没问题滴说……”赤司回答道:“如果,你考了第一名,我,答应你一个要求”屡屡惨败的参加考试的火神如此想到(半个月后有一个模拟考好像……)赤司翻了翻火神的人物介绍,好像升级了,身高……高了,有些衣服,鞋,家具,还有宠物一些宠物,解锁了。问了一下火神喜欢什么,却一个都不要。这时不应该劝说要买吗?赤司还是给火神买了冰箱,买了食物,买了一套洛山篮球衣,和运动鞋,宠物买了一只狗。白色的比熊。
赤司本要买老虎的,看火神的等级,比老虎低,可能会被伤到,就买了一个没有杀伤力的比熊。没想到啊,没想到,这只没有杀伤力,甚至可爱到过分的比熊,一出场,赤司就发现火神不见了,(叮~您已激活火神害怕的动物:狗。)就如同赤司和火神最初见面的时候一样。火神躲在屏幕一角,盯着那只比熊,火:“你,你……你不要过来!”居然怕狗,赤司一笑,真的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,无论是能力,生活,各方面我都很感兴趣。
赤司看火神那怕狗的样子,一伸手,把小狗(比熊)收了回来,买了篮球,让他练球,为了第一名,在我的世界里没有败北!
火:“赤司我想问这道题。”祈求的小眼神,看着赤司。赤司对小老虎的装可怜,不能不管,只好做了一遍题又讲了一遍给小老虎听。不懂?再来。还不懂?再来。直到会了为止。
记得火神问过:“对于赤司,什么是胜利?”赤司毫不犹豫的道:“胜利绝对的,大我。”那时火神只是点了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又过了半个月,到了小老虎考试的日子,一天都没看见小老虎的赤司,有些不自在。赤司也有找过,结果啊,已经知道小老虎有模拟考试了。非常简单,进入“萌虎”页面,点击位置追踪。非常简单。
小老虎考完试回来,已经是下午2点,赤司在练球,和绿间,约好了打完球下棋。(咚咚……)因为离手机很近,赤司扭头看着自己手机,绿间也同赤司的视线看到了手机,赤司先走了过去,打开手机,稚嫩的声音传出来:“赤司~我饿了。”绿间,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戳了戳眼镜。赤司并没有让谁走的意思,绿间也就没有动,赤:“回答我的问题,考试怎么样?”火神:“都是赤司教过的,绝对第一!”绝对不能让赤司知道,以前我是科科单分的老虎(火神这样想着。)赤:“冰箱里有食材,可以去做。我还要篮球。”说到打篮球,火神才发现不远处还有一个,和赤司穿同一个队服的人,看头发的颜色,应该是奇迹时代的绿间。火神扯了扯衣服,对绿间招了招手:“绿间?你好……呃…滴说?”

身为螺丝的戏?

1.袒露在阳光灯下。(瑞嘉)
最后睁开双眼看了眼格瑞。最后还是忍不住困意,闭上了困倦的双眼。
今天是被抓的第三天,逃跑无果。(我才不舍得跑。)
再次醒来,是身上传来的异样的触感。打扰自己睡觉的人加以怒视。黑暗中,只能看到那人的双眸。那双手,触碰自己的脸庞,显得有些小心翼翼,身上稍显宽松的睡衣,轻而易举的就被那人脱掉,随后“啪。”的一声,黑暗的房间,瞬间明亮起来,双眸被强烈的阳光刺的睁不开眼,但不用看也知道,格瑞正在看自己,一丝不挂的自己。完全将自己暴露在阳光灯下。
2.女装外出。(all嘉)
2018年。10月13日。傍晚6点45。晴
奔着游戏输了就要罚的心理。我!嘉德罗斯决定,穿女装!无所谓了。反正。肯定都不会认识我。趁着天黑。出去逛街。参赛者他们应该不会发现。
3.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(瑞嘉)
自己知道这个名称,是在雷德口中听到的,说是人质爱上了绑匪,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。至高无上的统治者,也有被要挟的一天,这个人是格瑞,一个有实力的人,一个因为自己家事。而对自己动手的绑匪。从那天起,自己每天都要到处找他打架。而后来有人说,嘉德罗斯是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?没错,是的。我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4.死亡
激烈的战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。一年。两年。三年。战争的火焰,燃烧着持续着。到处可见,死亡的气息。暗红色的血液,是毫无生气的战场上。这片场地,笼罩着死亡的雾气,占满自己鲜血的手,并不容易,握紧自己的武器。雷德...祖玛...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。真想说一句:
“我这个老大做的...真不称职。”
5.主仆
最近自己的主人,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……该怎么说呢?总之就是会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。但不管怎么不舒服,想打他是真的。总不好去警告他什么的,于是只能忍着,这让自己大少爷脾气,憋坏了。早知道。就不玩换装游戏了。
6.药物注射(嘉瑞)
“格瑞,你去给我倒杯水。”坐在转椅上,打发走了雷德,却让格瑞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吩咐他,可能会让自己占有欲得到满足。
“duang”他放下水杯,动作里也带了些许反抗的意味。
“格瑞。听过一种让人发疯的药吗?”说着拿出一根装满药剂的针管。
7.囚禁
下午两三点的慵懒阳光几经窗子的折射,正好照在天窗上。
那人有着一张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面容,白皙的找不出任何瑕疵的脸,分明是冷色调却不给人一点疏离感的紫色双瞳,用任何词语来形容都不会过分。
“格瑞。你真是让我失望透了。”
8.溺爱
生日快乐,格瑞!
来打架!
格瑞!格瑞?格瑞!格瑞格瑞格瑞!
伴着问好声,再一次吻上格瑞的唇瓣,格瑞看着怀里的九岁嘴角微微勾起。
9.窒息
“嘉德罗斯,你赢了。”
大赛结束了,格瑞死了。
伴随着的,是莫名其妙的窒息感,嘉德罗斯的心死了。
10.甜腻的棒棒糖
就在嘉德罗斯喜欢天天吃糖的时候,格瑞也喜欢偷亲他,因为,甜腻腻的螺丝,真好。

(邪簇)再写个自戏

#这是关于遗言的一件事
#此处占有自家专属邪帝
   自己被埋在白茫茫的沙漠,爬起来的时候,眼镜有些充血喘不过气,更多的是无措,完全陌生的环境,自己还没有了解怎么生存下去,沙子下面的蛇柏,也把吴邪和王盟拉了下去,生死未卜。
   我飞奔到蛇柏袭击吴邪王盟的地点,跪在地上,疯狂的用手挖着。
   “坚持住!千万别死啊!”
   我的动静太大,惊动了地下的蛇柏,我愣了,那超乎想象的巨大蛇柏。我顺着沙丘,滚下去,再次回头看一眼,距离非常近,而且速度很快。我飞快的向才过来的方向跑过去,试图找到一个遮挡防御的东西。地面因为蛇柏的移动,颤动着,我看到了来时的大型军用车,想用力打开车门,可没有任何用处,车被沙子埋了一半,情急之下换了一辆,还好还是拽开了。
   可是情况并不好,蛇柏攻击着自己所在的车,照成剧烈摇晃,自己很害怕,已经接近崩溃边缘。突然想起,吴邪那时让自己写遗嘱,以防自己不测没人收尸。稍微冷静一下,却还是带着颤音的掏出手机,打开录制视频:
   “我叫黎簇,我住在顺京,双柳胡同第十七号院五零二...这是我的遗言,我现在在古潼京里,在一片沙漠,我被人绑架了,绑架我的人已经死了。下一个就是我......绑架我的人,他就是------吴邪。”

(邪簇)写个自戏

# 黎簇第一人称
  自己和吴邪的第一次见面,我是真的不想再回忆,从那次逃课,遇见黄严,莫名其妙的被ko了,整个背都花了,五十块钱至于吗?但是,远不止我想象的这样。从医院清醒过来,一个叫王盟的人,带我去见了他的老板-----吴邪。

   那时候的自己真是有点怂,哪里有把伤口挑开的说法??看一眼就缝上耍我呢??看着吴邪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告诉我去沙漠,在车上又扔给我一摞资料,让我背下来。第一印象:不讲理的绑匪。我彻底忍不了吴邪了,也无法相信这一切。吴邪的一句话让我再次不得不听他的,对啊,我好奇那个叫黄严的人,为什么在我身上刻下这副图,这图又是干什么用的呢,我终究还是跟着吴邪去了境外无人区,沙漠。

     托吴邪的福,我在沙漠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人生的第一次,在没遇见吴邪时,我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这样了,遇到吴邪之后,我才知道,什么叫完全不一样的人生。

     吴邪无时无刻都在刷新我对他的认识,从绑架开始,威胁自己,再到沙漠,幽闭恐惧症时,给自己的安慰,鼓励自己,突然觉得吴邪这个人也不错,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 在那次,吴邪在地下室虽然给自己演示了一遍,取出虫子的过程,过程太过血腥,当自己拿起筷子和刀,对着吴邪的时候,自己有些迟疑,可吴邪相信我,就是这份信任,我成功了,我救了吴邪。

     我兴许,已经成长了,这对于我来说,也是一件过程十分艰辛的事,这不是一个正常高中生的生活,可我却走过来了。离开真正的古潼京之后,苏万带为自己收了许多不知名的包裹,指引自己再次去往真正的古潼京,还好有吴邪留给自己的钱,再次向古潼京出发,看到吴邪的录像,听到他说:等你看到这个视频,我可能已经死了。生气,很生气,我很生气,非常生气,自己呆不下去了,当场摔了相机,我也不想在等了。

     再后来,和吴邪的重逢,看到他平安无事,自己还是开心的,好吧,是很开心。我知道了很多,认识到了很多,虽然不想承认,但以后的路,都少不了吴邪给自己的人生启示(大雾)。吴邪可能和别人不一样,和他在一起有说不出的安全感。可能这就是吴邪,我想要了解的吴邪。

(语c)帮张日山黎簇找个cp

我们的小日山呢,想找一个cp,至于谁攻谁受,你说了算,喜欢强受的可能....你懂的。😏
人物扩谁呢,罗雀(这个要加群领证的)。至于其他cp可以扩列!
然后呢。。。加他企鹅:2806738766
我呢扩沙海邪,磨黎簇皮气中,企鹅:2575114224。私信聊感情,适当放松再建群,然后小可爱们该找谁找谁!😂